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黜龙 > 第四十一章归来行(7)

第四十一章归来行(7)

第四十一章归来行(7) (第1/2页)
  
  釜岭关内,白有思正在校场那里审案。
  
  案子很简单,有人路上去岭中采秋日野果,坠崖死了……但同队的其余伙伴却说,去采果的人里有那人仇家,所以此人之死恐怕并非偶然。
  
  故此来告。
  
  到了眼下,已经知道的是,仇家是真的,两人都是军汉、俘虏,一个是北地出身一个是江都周边出身,一边信黑帝一边信赤帝,天然不合,结果编排队列时因为都是轻度残疾,恰好挨着,一路上又因为分粮和立营的事情生了龃龉,导致矛盾不断……就在昨日晚上,因为城内新粮发下,双方因为抢占锅碗再度发生冲突……若非是程名起素来军纪严厉,而王振又杀人不眨眼,怕是当时就要火并的。
  
  而采果坠崖时,这俩人确系一起在山岭中。
  
  但是,死者滚落小崖才被发觉,致命伤明显都是顿挫伤也是实情。
  
  换言之,这似乎是一桩无头案。
  
  白有思听完叙述,扫视了一眼身前的尸体和跪伏在尸体后的几人,立即醒悟:“是钱唐让人送来的吗?”
  
  “是。”临时任命的“巡骑”队长赶紧应承。
  
  “我知道了。”
  
  白有思一边说一边走了下去,却是宛若把脉一般蹲下捏起了死者的手腕。
  
  就在众人惊疑之时,下一刻,细密的辉光真气便顺着死尸的手腕处朝着身体各处铺陈过去,而且是一条一条一层一层的,先是尸体内部经脉,十二正八奇,便使得尸体隐隐透光,然后是肌肉骨骼,再是皮肤,最后是衣服,不一会,整个尸体便金光熠熠起来。
  
  而且真气过处,纹理分明,有的通有的不通,暗伤擦面清晰可见。
  
  过了片刻,白有思松开手站起身来,正色宣布:“此人确实只有钝挫伤,但后背一处有长条棍状施力痕迹,略显奇怪,当时可有人持棍棒在侧?棍棒什么样子,来做个比较!”
  
  此言一出,旁边巡骑立即投出一个短棒,而下跪中的一人也立即叩首不断:“请白娘子饶命!”
  
  竟然吓得直接招认了。
  
  “这是此人拐杖……”巡骑队长赶紧解释。“总管可还要验证?”
  
  “验一验吧,又不麻烦。”
  
  说着,白有思剥开死尸后背衣服,然后单手拎起,使后背对向众人,紧接着金色真气自手中溢出,沿着身体各处游走,很快将各处暗伤、明伤给显露出来,然后果然在后背左胛之下画出了一条明显的棍痕,却又将其余真气散开,只留此痕。
  
  巡骑队长赶紧拿起拐杖,比划了一下,一开始没有对上,将拐杖掉过头来,用拐杖的头部比照时,印痕却居然分毫不差。
  
  围观众人哗然惊叹,议论纷纷。
  
  而那人也只是依旧叩首求饶罢了。
  
  白有思摆摆手,示意巡骑将此人带下去行刑,却又转头皱眉来问:“钱唐既安排了此事,他人在何处?”
  
  巡骑队长是事件主要参与人,还以为对方是对钱唐钱头领擅自安排这种事情不满,便慌乱去寻。
  
  其实,这倒是这个临时从俘虏中选拔任命的巡骑队长想多了……白有思并不特别反感这种人前显圣的手段,尤其是眼下需要穷尽各种手段来维系队伍的齐整,莫说这种表演式的断案了,只要能安定人心,就算是让她表演剑舞都行。
  
  她只是单纯不解钱唐怎么安排了这种事情本人却消失了?
  
  要知道,原本负责对东夷官方外交的钱唐,在于金鳌城断后并重新追上队伍后一直担任“不管总管”的任务,而这次也是直接负责起了关城的物资发放……突然间找不到人算什么?
  
  而过了半日,白有思几乎要以为自家这个心腹也被人一棍子捅下悬崖的时候,钱唐终于回来了,而且还带回了一个并不应该算是意外、但似乎还是应该让白有思诧异的人。
  
  “白三娘。”
  
  曹铭面色发苦,难掩疑惑。“我为何至此?”
  
  白有思明显无语:“齐王自家至此,为何反来问我?”
  
  “不问你问谁?”曹铭摊手对道。“我本以为你这里沿途顺畅,听说你过了草关便与王元德告辞主动追来,路上才知道钱支德那种东夷大将都被你杀了,见到钱府君才知道你沿途已经破了三关斩了三将,还收了人家正经的副将做降人……这跟直接开战有什么区别?而且为何王元德还能放我走?退一万步来说,我出发时他总知道钱支德死了吧?如何不让人疑惑?”
  
  白有思终于失笑:“或许是王元德私心太重,前面死的是郦子期的后辈跟东夷王的心腹,他非但不在意反而高兴呢,便是王元真也未必是他的人。”
  
  “王元真是他的人。”曹铭正色提醒。“我在他那里做了打探,是知道的。”
  
  白有思歪头想了一想,继续辩解:“那就是你出发时他还不知道王元真已经死了。”
  
  “有这么巧吗?”曹铭气急。“而且便是他真不知道王元真已经死了,可你连杀了郦求胜跟钱支德,他也应该给王元真提醒才对……”
  
  “可能也提醒了吧?”白有思若有所思。“但我下手太快。”
  
  曹铭无语至极,放弃了与对方的争论,反过来询问:“接下来你准备如何?”
  
  “虽还有千把里路,但其中数百里只是落龙滩荒芜罢了,剩下几百里中,若路线妥当,只还有两三处要紧之地,一往无前便可。”白有思平静做答。
  
  曹铭想了一想,也收起各种情绪,叹了口气:“如此局面,也只能如此了。”
  
  “话虽如此,可有件事还需要齐王去做。”白有思片刻都不耽误。
  
  “何事?”曹铭明显有些惊吓警惕之状。
  
  “前面龙骨城倒也罢了,只是险要,再往前去,落龙滩这边有两个屯兵的大营,据说各自有一万七八千的常驻戍卫兵,虽无宗师,加一起却足足有十来个凝丹、成丹,若是荒地旷野之中他们出兵阻拦我们,我们必然要溃散的。”白有思正色道。“还请齐王作为使者走一遭较近的南侧大营,告诉他们,我们只想西归,并无作战之意……落龙滩地形开阔,放我们走并不碍他们的事。但反过来说,若是他们非要动手,我们的队伍或许会遭大害,但我们也必然能重创他们!”
  
  曹铭松了口气:“若是这般,我愿意前往。”
  
  白有思自然微微展颜。
  
  而曹铭犹豫了一下,复又来问:“落龙滩大营是这般处置,那更近的龙骨城天险你准备如何过?”
  
  白有思摊摊手:“突袭、斩首、逼降……还能如何?总不能请客吧?不是我每次去人家都在摆宴的。”
  
  “也是。”曹铭想了想。“龙骨城虽是天险,却根本装不了许多兵,能有个凝丹的守着就不错了……只是你若处置了龙骨城,务必封锁消息,不然我在落龙滩那边就难了。”
  
  白有思自然点头。
  
  曹铭也倒痛快,见到对方答应,也不耽误时间,分明刚刚抵达,还是单骑匆匆走了。
  
  人一走,过了好一阵子,之前一直保持沉默的钱唐跟着白有思忙碌了一阵子,却又忽然出言:“总管,我觉得齐王说的有些道理……”
  
  “哪些话有道理?”依然在校场上,却只是在对照一些表格的白有思头都不抬。
  
  “郦子期、王元德态度确实不对路……”钱唐眯着眼睛看向自己这位老上司。
  
  “哪里不对路?”白有思依旧不抬头。
  
  “首先,郦子期跟王元德都不可能是什么懦弱昏庸之辈。恰恰相反,郦子期是大都督、大宗师,东夷人能扛过三征,此人居功至伟,如此人物,乃是英杰中的英杰。至于王元德,也参加过二征与三征,而且刚刚我跟齐王说起此人,都觉得此人身为皇族年轻一代领兵大将,却全心全力经营派阀,野心极大,明摆着是想按照东夷这里的政治传统做宗室权臣,甚至想着继位也说不定……他也算是半个枭杰的。”
  
  “有道理。”
  
  “这俩人既是英杰与枭杰,对上我们此次西行之事,便该利索些……若是真得了至尊明示,或者拿我们没办法,便该放开道路,早点将我们送回去省事的……钱支德只忠心东夷国主,或许有驱虎吞狼的可能,但也觉得荒唐,何况王元真、郦求胜呢?
  
  “而若是决心将我们留下,他们也不会犹豫,早在过草关前便该以大宗师领袖,合大军将我们扑灭的。
  
  “便是不好动手,存了忌惮之意,想靠粮草拖垮我们,咱们连破两关就够他们该注意,如何到了眼下还要放任?乃至于齐王都能从容归来?”
  
  “所以,你觉得是怎么一回事呢?”白有思终于抬起头来。
  
  “我思来想去,觉得他们一定有别的图谋……他们自己的图谋。”钱唐正色道。“只是要借我们成事罢了……就好像他们或许真想杀钱支德这样,但肯定更大,否则何至于放纵我们至此?而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事应该就在前面。”
  
  “我也是这般想的。”白有思点点头,复又低下头去。“但那又如何?眼下唯一忧虑的,不过是既然许诺将这十万众带回去,结果却不能做到罢了。”
  
  “不错,眼下局势,已经不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而是箭已经射出去了……我也只是稍作提醒,以防总管万一真的没有计较。”钱唐放下心来,却又来问。“龙骨城怎么说,要极速发兵吗?”
  
  “不必。”白有思再度抬头,双目如星。“龙骨城的防卫力量不值一提,我已经有了计策。”
  
  钱唐自然不再多言。
  
  当日傍晚,风尘仆仆的曹铭来到龙骨城外,驻马在了龙骨山对面的一个小坡上,借着最后一束阳光,望着这座天险微微皱起眉,并旋即剧烈咳嗽起来。
  
  咳嗽是江都军变落下的病根,皱眉却是这位大魏朝的余孽敏锐意识到,他跟白有思似乎都低估了此处天险。
  
  虽然之前十几年中,他早就从各种军报中得知过此城此山的情报,甚至见过大差不差的模型,但不是真到了此地是意识不到一些情况的。
  
  首先,这座城是东夷人为了防备中原方向的大规模进军专门依据地势修筑的城池,或者说是堡垒。真要算它的总体面积,似乎比登州城都大,因为它干脆是沿着龙骨山走势修的城墙,以至于将整座山包裹了进来,但因为山势陡峭外加龙骨山怪石嶙峋的同时几乎是寸草不生,实际使用面积却小的可怜。
  
  诚如之前他自家所言,此城之逼仄顶天了进去千把人,而若是当日一征时郦子期亲自入此城镇守倒也罢了,此时便是有个出挑的,如何是白三娘对手?
  
  如此分散的防御设计,便是来个宗师怕是都难结阵。
  
  那么问题在哪里呢?
  
  问题在于这座天险下方狭窄的通道。
  
  曹铭几乎可以想象,即便是这座城轻松入手,可十万乌合之众想从此处经过,却不免要耗费时日,而且会被这座山天然隔成两段。
  
  实际上,以这座黑漆漆的山城为限,东西两面望去,连地形地貌都不一样……虽然咋一看都是发黄的模样,但东面乃是丘陵、平原交错,上面到处是秋后枯黄的植物,也有点缀的森林与河流;西面灰黄一片,却是典型的戈壁滩,只顺着河流走向,衍生着大量沼泽,此时秋后,到处都是密集的芦苇和蒲柳罢了。
  
  一时间,这位大魏余孽便想回去提醒白有思,甚至想建议对方从北面通道绕行,但思来想去,白有思都不可能会忽略掉这个问题,反而这么多人绕行到北路怕是要在落龙滩遭遇冬日,然后死伤枕籍……一念至此,曹铭只觉得自己此行任重道远,为了老母和仅存的独子,怕是要尽力而为了。
  
  便也不管不顾,打马西行了。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不止是曹铭在辛苦奔波,河间最北部的滹沱河畔,狐狸淀内,也有人一直到深夜才停止奔波,然后点燃篝火。
  
  有一说一,此地蒲柳与芦苇极多,竟与曹铭踏入的戈壁滩中沼泽地极为类似。
  
  倒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同何必相逢了。
  
  篝火旁,闻着鱼肉被烤焦的糊味,崔四郎崔玄臣有些不耐烦的伸了下手,似乎是要从族弟那里把鱼抢救过来,但也就是此时,他忽然觉得右边大腿一侧奇痒,伸进去一摸,竟摸出一只秋后已死的毛虫壳子来,心中无语,赶紧扔入火中,复又忍不住隔着衣服挠了几下。
  
  旁边几人中,除了一个崔二十七郎修为低一些,又在专心烤鱼,其余两人全都洞察到这一幕,也都有些黯然,只是这两人都算是心思深沉之人,并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而崔四郎何等精明,也是迅速察觉到了气氛,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计较,也只好继续板着脸,竟忘了从族弟那里把烤鱼抢救过来。
  
  过了好一阵子,竟然还是崔二十七郎开的口……他以为自己将鱼烤的将将好好,却在转交烤鱼时才发现,鱼的另一面已经被火舔的焦糊一片,却又赶紧翻了回去:“叔祖,滹沱河对岸就是鄚县,咱们为何不渡河在那边落脚,反而要在这里宿营?依照你的修为,难道还怕谁生歹心不成?”
  
  俨然是存了抱怨的。
  
  而一行人中最年长的一人,也就是当日被白横秋卖了的崔氏族长崔傥,闻言只是笑笑,然后接过焦糊的烤鱼来,却并不吭声,似乎是等崔四郎这个后辈来替自己做解释。
  
  “二十七郎误会了,咱们不是怕了谁。”出乎意料,主动解释的竟然是最后一人,也就是被悬赏的黜龙帮叛徒李枢,只见其人一开口便言笑晏晏,俨然风度犹存。“只是担心暴露了行踪……”
  
  “暴露行踪不也是怕帮里的追捕吗?”崔二十七郎依旧不解。
  
  “真不是怕这个。”李枢笑道。“如我只被悬赏了几十两银子,便可见人家根本懒得理会我们,只是想羞辱一下我罢了。唯独咱们往哪里去,便是要在哪里汇集力量做事情的,轻易暴露出来就显得可笑了……崔公在河北名头极大,咱们稍微躲一躲最好。”
  
  崔二十七郎这才半懂不懂的颔首。
  
  “可笑薛常雄,好大的名头,却只是坐以待毙。”听到这里,嘴上已经发黑的崔四郎终于也忍不住埋怨起来,不过看他那样子,却更像是为了转移注意力不去理会手里鱼肉味道多一些。
  
  “这件事帮里之前反而说的通透。”李枢捧着烤鱼微微眯眼道。“三征之后,这薛常雄带着河北行军总管的名号,加上薛氏的出身,宗师的修为,国公的地位,还有河间大营的兵力,有名有实有势有时,却居然不能在两年内整合河北的大魏势力……当日不是他渡河南下,反而帮里渡河北上,他就已经输了。”
  
  “莫说渡河南下了,他连窦立德那些人都按不死。”崔二十七郎也忍不住吐槽。“但凡能把高鸡泊剿灭了,那曹善成跟我们崔氏不就倒向他了,曹善成跟崔氏倒向他了,清河便是他在河北南头的根基,到时候渤海、武安皆不能自立,他不就能把河北压服个七七八八了?压服个七七八八,然后进了邺城,收了李定,降了罗术,冯无佚回来也只会服从他,根本就是天下一等一的大势力!北上南下都随他!可是他连高鸡泊都不能清理,反而让窦立德那些人等到了黜龙帮,这才让黜龙帮有了清河、渤海的局面……也是他活该落到现在等死的局面。”
  
  “窦立德哪里是那么好按的。”火光映照之下,李枢若有所思。“当时河北这里受三征之苦极甚,张金秤、高士通、孙宣致,还有现在还在上谷厮混的二高,包括现在出挑的韩二郎、刘黑榥,一个连一个,都算是河北义军出身,而窦立德是其中最有韧劲的,这也是张行当日渡河的底气了……但不管如何,薛常雄不能整合大魏官方势力,便是他无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渊天尊 军旅:让你报道,你顺手抓通缉犯 大唐第一驸马爷 霸武 我就是剑仙 战地摄影师手札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资陆长生叶秋白 重生后,我只想躺赢 豪门弃妇不当对照组后躺赢了 万界守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