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黜龙 > 第十九章 坊里行(7)

第十九章 坊里行(7)

第十九章 坊里行(7) (第1/2页)
  
  睡了一晚,翌日一早,坊门未开,张行便起来洗漱,并到刘坊主家的早餐摊子吃了早饭,然后回身装扮妥当——抹额、制式劲装、绣口弯刀、牛皮靴子。
  
  全套备好后,也没有去读书,而是早早扶刀立到坊门内侧,只等坊门一开,张尚书的车架行驶过去,便直接跟出来,往水街这里赶。
  
  抵达水街,入得酒肆后,来人尚不多,但气氛却已经紧张起来,不停有人汇集,又有帮闲往来汇报信息。
  
  到了早上开街后不久,酒肆内早已经人声鼎沸,两位小旗,诸多校尉力士几乎人人全副武装抵达,而且每一人都要亲自问一遍张行关于小赵的行踪事宜,然后又都去找冯庸发誓赌咒,说自己一定分得清黑白青红,拼了命也要把小赵索要回来。
  
  张行当然晓得这些人的意思——小赵和自己刚刚扫了的生意里少不了这些人的首尾,而这些人跟冯庸辖区内最大帮会青鱼帮也少不了利益牵扯。
  
  换言之,此时他们也有嫌疑!
  
  这叫使功不如使过。
  
  除此之外,一个正经的官面同僚忽然被帮会扣了,任谁都有唇亡齿寒的心态,大家平素都靠这张皮吃饭,你擅自揭了,那便是与所有官面人为敌。
  
  这个时候,更要同仇敌忾,姿态拿稳。
  
  不过这么一想的话,那孙老大未免有些弄巧成拙,自讨苦吃了……当然,也是冯庸手段老道,顺水推舟做的好计较。
  
  就这样,又等了一阵子,非但酒肆里坐满了人,便是酒肆外旌善坊内里那边与水街边上也都坐满了帮闲、壮汉,早饭都散了四五回,而这个时候,消息终于确定无误了。
  
  在众多净街虎的催促下,尚善坊内外街道上的闲人、店家依次亲自来禀报,却是明明白白的多方验证出来,昨日下午后半段,小赵校尉确实是光天化日下一个人进了尚善坊,然后在众目睽睽中入了青鱼帮孙老大那带着阁楼与花园的青瓦大院子……再然后,就一直没有出来过。
  
  话到此处,冯庸再不犹豫,直接当众穿上自己的七品官袍,戴上武士小冠,配上绣口弯刀,率众气势汹汹往尚善坊而去。
  
  出发前,还不忘着人往靖安台、河南县衙做了汇报,请了援护,堪称滴水不漏。
  
  而这么一行人,光抹额配刀的靖安台军士就不下二三十众,再加上上百的持械青壮帮闲,浩浩荡荡走在坊市之间的大道上,早惊到了金吾卫,直接派人来问,却也被冯庸给拽住,请求一同去救人。
  
  且说,金吾卫属于禁军系统,与净街虎不是一路人,素来只有怨没有恩的,这次本意也是想找茬。但谁想到人冯总旗上来一副咱们官兵兄弟被贼给抓了,没有兄弟们压阵我都不敢去的样子,弄得那金吾卫伙长也有些晕头转向,最后稀里糊涂便被拽着跟了上去。
  
  半伙金吾卫,足足二十五名甲士,气势就更足了。
  
  此时街市初开,大员们齐聚紫微宫未归,金吾卫也被拉上,靖安台、县衙处都有招呼,一行人彻底畅通无阻,一路浩浩荡荡,直达那孙老大的青瓦房前,中途再无丝毫阻碍。
  
  当然,此处也早已经得到讯息,紧闭大门。
  
  临到此处,冯庸拿住气势,一面让人四下围住,一面着人取了两个凳子过来,自己一个,让与那金吾卫伙长一个,然后便招手让张行过来:
  
  “小张……昨日的事情怪不到你头上,也没人怪你,但到底是你的牵扯,今日还请你来叫一下门,也算是了了我与你的交代!”
  
  张行当然不会推辞,他扶刀上前,拔出刀来,一手持刀,一手以刀鞘敲门。
  
  敲不过三下,门内便吱扭作响,明显是有人开门,至于刚刚一上去便察觉门后有人的张行则赶紧退后,回到队列之中。
  
  大门彻底打开,走出来七八名昂藏佩刀武士,随后又有五六人簇拥着一个矮胖盘发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不用想都知道,这就是所谓孙倭瓜、孙老大了。
  
  “姓冯的!他们都说你是个外面裹糖内里架刀子的,让老子小心应对,老子还不信!果然中了你的计策!”孙倭瓜一出门便指着当门而坐的冯庸厉声呵斥。“昨日还派人来送帖子迷惑老子,今日便忽然杀到门前……一早上他们告诉老子你在整饬人手,老子竟然还不信!”
  
  “所以说,昨日你确实见到我送帖子的人了,是也不是?!”冯庸平静等对方说完,这才冷不丁的反问。“现在人呢?”
  
  “什么人?”孙倭瓜猛地一怔。
  
  早已经退到路人角色的张行心中也是猛地一怔,似乎抓住了什么,但又茫然一时,不能迅速想通。
  
  实际上,局势根本容不得他来多想。
  
  “什么人?”
  
  冯庸冷冷反问,又冷冷自我做答。“小赵!赵山海!我兄弟!昨天来送帖子的那个!一条街的人都能作证,他进了你的门,却没有出来!”
  
  张行也是第一次知道小赵的名字。
  
  “莫要胡扯。”另一边,孙倭瓜惊愕一时,旋即否认。“帖子我当众收下了,留人作甚,必然是自己走了!”
  
  “可我没见到。”冯庸脸色愈发严肃起来。“你家门前打饼子打了快七八年的老杨头,那日在你家后门水沟里清垃圾的蒋五,包括你自家青鱼帮的帮众,也是我手下校尉刘三的表弟那个……林林总总七八条线、十几个人,全都说没看到小赵出来……我能一夜间买通这么多人?谁在说谎?又为何说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渊天尊 军旅:让你报道,你顺手抓通缉犯 大唐第一驸马爷 霸武 我就是剑仙 战地摄影师手札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资陆长生叶秋白 重生后,我只想躺赢 豪门弃妇不当对照组后躺赢了 万界守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