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逆天换明 > 第三百三十四章 袁崇焕的困境

第三百三十四章 袁崇焕的困境

第三百三十四章 袁崇焕的困境 (第1/2页)
  
  如果有别的选择和办法,皇太极不会在解决或大幅削弱东江军之前,发动绕道入关的作战。
  
  但是,要么坐困等死,在大饥荒的影响下衰弱下去;要么冒险一搏,劫掠到人口和物资,并抵挡住东江军的牵制攻袭。
  
  皇太极认为自己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以达到两者兼得的效果,遏止后金的颓势。
  
  而且,四万人马留守,可必要时,满人可以总动员,连壮妇都能上城防守,一下子能使兵力翻倍地增长。
  
  所以,只要不中计,不轻易浪战,保住老家还是很有把握的。
  
  至于绕道入关后的作战,皇太极更有获胜的信心。哪怕是辽镇人马赶来作战,他也不是很在意。
  
  野战厮杀,骑射纵横,皇太极认为建州勇士能以一当十,明军则是战五渣,根本不是对手。
  
  在留守的贝勒贵族中,豪格是他的儿子,足以信任;济尔哈郎稳健,且不用怀疑他的忠诚;阿敏不可信任,但镶蓝旗的实力大损,他又带走一部分,少兵无权,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随皇太极出征的有大贝勒代善,三贝勒莽古尔泰,多尔衮兄弟三人,这可是反复考虑思量,才定下的人选。
  
  如果在进军途中,代善和莽古尔泰反对攻明,皇太极凭借汗王的名分,以及多尔衮兄弟的支持,也能迫使两大贝勒听命而行。
  
  这就是把阿敏留在沈阳的原因所在,把三大贝勒分而治之,削弱他们的话语权。
  
  同时,出动的人马号称八旗,但主力却是正黄旗,其他各旗只是一部分。从实力出发,皇太极也拥有极大的话语权。
  
  巡视着城防布署,皇太极的目光移动,发现了心不在焉的济尔哈朗,暗中皱了皱眉,伸手招其过来,微笑着询问道:“你在想什么,心事重重的样子。”
  
  济尔哈朗赶忙躬身道:“回汗王,我在想最近收到的情报,袁崇焕与毛文龙互相攻讦,将帅不和,是否能加以利用?”
  
  毛文龙连上奏疏,弹劾袁崇焕,这似乎又上演了天启年间,王化贞和熊廷弼将帅不和的历史。
  
  因为将帅不和,导致广宁惨败,人员和物资遭到了巨大的损失,也使建虏几乎占据了整个辽东。
  
  现在,辽镇和东江镇又是不和,似乎会给建虏以可趁之机。
  
  但实际上,皇太极却知道这是无隙可乘的。原因简单得很,辽镇和东江镇本就是两大独立的集团,并没有什么协调行动的先例和可能。
  
  说白了,你是你,我是我;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尽管不是很准确,但也相差不多。
  
  辽镇受到攻击时,东江镇会给予建虏牵制,缓解辽西的压力;但在东江镇屡次受攻时,辽镇却是不动如山,甚至还在粮饷物资上卡脖子。
  
  毛文龙现在弹劾袁崇焕,摆明了要增强独立性,不受袁崇焕的节制和指挥。这是从实力出发的考虑和行动,那就是已经具备了独自抗衡后金的战力。
  
  “如果辽镇和东江镇本是精诚团结、协调作战的团体,将帅不和,自然是可加以利用。”皇太极缓缓说道:“但本就是比较独立的,分崩割裂也与之前没有什么两样。”
  
  “汗王睿智。”济尔哈朗躬身说道:“是我想得简单了。”
  
  皇太极微微颌首,转过身继续沿着城墙巡视,虽然心中还是疑惑,但也算是暂时揭过。
  
  辽阳、沈阳,以及鞍山驿、连山关等地的防御体系,都学习了东江军的模式。壕沟、障碍等等,还尽量配备了很多火炮,尽管是老式的。
  
  不得不承认,后金作为新兴的势力,在学习和接受新事物上,比较主动和快速。
  
  相反,大明则表现出了陈旧和僵化的思维,以及拖沓,甚至是反复且无用的行动。
  
  在大饥荒蔓延的情况下,建虏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
  
  但朝廷,以及袁崇焕,却并没有看出来,并抓住这个十分有利的时机,加重建虏的困难。
  
  相反,袁崇焕市米资盗,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建虏的困难处境;而崇祯皇帝更奇葩,停了察哈尔部的市赏,竟想着借北方草原的大灾害,彻底解决虎墩兔。
  
  于是,皇太极得以从容布置,不必太考虑远途奔袭所需要的粮草,因为有哈喇沁等蒙古诸部提供。
  
  这是吃着大明的粮食打大明,吊诡不,奇异不?可就发生在明末那个光怪陆离的时代。
  
  而断了市赏的察哈尔部“疲甚、饿甚、穷甚”,其兵员严重减耗,“插有马约备仅收四万,插众不满五万”。
  
  历史上,等到皇太极再征察哈尔部时,虎墩兔已经无力抵抗,只能窜逃青海。
  
  林丹汗的败亡,使得宣府、大同等边外之地的蒙古诸部,尽皆归顺后金,也使得晋商之流的大汉奸,有了走私资敌害国的渠道。
  
  除了郭大靖,没有人能推断出这一串连锁反应对大明造成的伤害,推着大明向着亡国的深渊又近了一步。
  
  此时的袁督师,正伏案奋笔疾书,与突然翻脸攻讦的毛文龙,展开抛砖舌战。
  
  毛文龙的发难很是突然,是袁崇焕所万万没有想到的。这不仅打乱了他继续谋害毛文龙的计划,更遭到了朝廷和皇帝的问责。
  
  关键是毛文龙不是空口白话,而是拿出了具体的情报,并列举出了比较准确的数据,证实哈喇沁等部倒卖粮食给后金。
  
  毛文龙揭开了盖子,弹劾袁崇焕的就不绝他人。
  
  去辽东办事的翰林院编修陈仁锡,从北京到辽东的一路上,就听到了哈喇沁部给后金倒卖粮食的传闻。
  
  到达宁远后,武进士王怀达等人,更愤怒又痛惜地为他揭开真相:
  
  喀喇沁部每次来高台堡买粮,都掺杂了大批后金的细作,打着喀喇沁部的旗号,只需要付出一些貂皮柴火,就轻松把这救命的粮食,一批批运到了后金。
  
  陈仁锡回朝后,愤然上奏,批袁崇焕卖粮是“为建虏(后金)积谷”,并致“边储始竭”。
  
  而在毛文龙的奏疏中,则先描述了建虏大饥荒的惨状,然后笔锋一转,言说袁崇焕市米资盗后,大饥荒的情况便有缓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 三寸人间 证道在吞噬星空 人生阅读器 金钱无罪 十方武圣 全能古玩者 开局从阅读小说开始 斗破苍穹之萧凡 点化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