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快穿系统之反派BOSS来袭 > 第1634章 全文剧终(完)

第1634章 全文剧终(完)

第1634章 全文剧终(完) (第1/2页)
  
  前任国师接到消息,赶回来看见的便是云梦天上堆叠成山的尸体。
  
  鲜血一路蜿蜒而下,仿佛重现当年的景象。
  
  “老国师!”
  
  “您快制止她!”
  
  “她有魔神相助,我们都不是她的对手。”
  
  上去一个死一个。
  
  前任国师已经年迈,蓄起了长须,白衣飘飘,颇一看还有几分仙风道骨。
  
  明殊身上沾着不少血,不知道是她的还是别人的,立在云梦台上,如被血侵染过的瞳眸,紧紧的盯着他。
  
  前任国师挥手,四周安静下来。
  
  “长公主。”前任国师叫一声:“你这是何必呢?逝者已去……”
  
  “逝者已去,所以我更应该为他们报仇,不然谁还记得他们的冤屈。”
  
  “……”
  
  “你来得正好。”
  
  风声渐起,带着浓郁的血腥气席卷向皇城,天边乌云遮天。
  
  -
  
  云梦台那一战,持续三天,无数的人涌上去,想拿下那个宛如恶鬼一样的人。
  
  然而结局都是将命丢在云梦台。
  
  老国师受了重伤,被人护在后面。
  
  “不好了……妖魔……妖魔突然暴动!!”
  
  这个消息如龙卷风一般,传遍整个云梦台,乃至于整个皇城。
  
  他们在这里围剿明殊,无数的人被叫回来。
  
  妖魔闻风而动,瞬间就拿下那几座城池。
  
  大家慌忙让人抵抗,然而妖魔数量众多,好些人又丢命在云梦台上,大陆危矣。
  
  “老国师,这事是不是和她有关?”
  
  她身体里可是魔神,妖魔都是听她的。
  
  老国师也微微皱眉,当年如果不是因为魔神,也不会闹成今天这样子。
  
  他本以为在沉冥渊中,她会再无出头之日,可没想到,她不但回来了,还带着一身诡异的能力回来。
  
  老国师上前:“长公主殿下,妖魔可是你召来的?”
  
  “不是。”明殊道:“我和妖魔没有任何关系,我身体里也不是魔神。”
  
  老国师微微瞪大眼:“不可能……”
  
  明殊冷笑:“沉冥渊万物尽灭,即便是妖魔下去,也活不了。我为什么能从里面出来,你没想过吗?”
  
  “如果不是魔神是什么?”老国师喃喃一声,当年他是亲眼所见,尸山血海中,被妖魔围起来的魔神。
  
  它不可能不是魔神。
  
  “长公主殿下,不管如何,现在最重要的是抵抗妖魔。”老国师突然道:“妖魔若是侵占大陆,整个万镜界都危险。”
  
  “关我什么事?我巴不得他们把你们都杀了。”
  
  “长公主!”
  
  “我是回来复仇的啊,国师。”
  
  明殊声音幽幽的,有些渗人:“你们杀我父母,杀我亲人,还想我此时去关心大陆?”
  
  国师和明殊谈不拢,他们想剿灭她是不可能,国师见她也没有离开云梦台的意思,赶紧让人去抵抗妖魔。
  
  国主还被他扣在云梦台上,此时也没死,被鲜血浇了个遍,也不知道想做什么。
  
  这次妖魔攻打速度,明显比千年前那次更猛。
  
  他们迅速的往云梦台的方向过来,像是这里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他们一般。
  
  留守云梦台的人痛恨明殊:“还说不是你召来的!”
  
  “你们觉得是那就是吧。”
  
  “你就是个魔鬼!”
  
  明殊微微扬起唇角,笑容张扬邪肆。
  
  魔鬼……也是你们逼的。
  
  如果她的父母还活着,就算让她一辈子待在沉冥渊,她也愿意。
  
  只要他们活着……
  
  她就这么简单的愿望。
  
  妖魔很快逼近皇城,这下那些老祖宗们也坐不住,纷纷现身,将妖魔抵挡在皇城之外。
  
  明殊在云梦台上,可以看见城外密密麻麻的妖魔,无穷无尽。
  
  “他们是冲你的?”明殊问那个声音。
  
  “……你这么使用我的力量,他们肯定发现了。”那声音没有否认。
  
  “你这么受妖魔欢迎?”
  
  “不止妖魔,如果你面前这些人知道我是什么,他们也会趋之若附。”那声音冷哼。
  
  “灵……到底是什么?”她从来没听过。
  
  那声音沉默一会儿:“万镜界形成的时候,有天道生成,主宰这个世界。而我是万灵化身,如果长成……天道也奈何不了我,天道就是要抹杀我。你要记住,不管是谁,都不能相信,从今天开始,他们都是你的敌人,直到你走到无人撼动的高度,彼时天道也拿你无可奈何。”
  
  “不过……”
  
  “再此之前,你若是输了,就会万劫不复。我将一切都压在你身上了,明殊,不要心软。”
  
  明殊看向阴沉沉的天空。
  
  心软……
  
  她亲人都死绝了,对谁心软?
  
  这些人是她的仇人。
  
  -
  
  妖魔攻城,目标是云梦台,在他们眼中,明殊是魔神,定是她招来的这些妖魔。
  
  大家都觉得不能让妖魔和明殊汇合。
  
  可当第一个妖魔突破防线,上到云梦台的时候,不是臣服于她,而是攻击她。
  
  一只两只,一群都是如此。
  
  如飞蛾扑火一般,赤红着瞳孔,扑向云梦台,仿佛她身上有什么吸引他们的东西一般。
  
  即便是在云梦台上他们,都被自动忽略……
  
  “怎么回事?”
  
  “是不是内讧……这些妖魔,不想魔神出世?”
  
  “不对,会不会是阴谋?”
  
  “怎么可能,你看死那么多妖魔了……”
  
  大家面面相觑,现在情况有些复杂,他们也不敢动,妖魔虽然忽视他们,但是他们一动,妖魔就会攻击他们。
  
  “这些妖魔好像失去理智一般,她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们……”老国师道。
  
  “什么东西?”
  
  “不就是魔神……难道他们想抢魔神?”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老国师思索一阵,想了个办法,先从云梦台撤离,将明殊留给他们。
  
  “老国师这样不好吧,万一这些妖魔使的障眼法怎么办?”他们岂不是让魔神和妖魔汇合了?
  
  “这些妖魔情况不对。”老国师道:“他们好像不是来汇合的,更像是……”
  
  来杀她的。
  
  如果真的是来杀她的,他们可以等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再动手,现在他们要保存实力。
  
  老国师威望高,他都这么说了,其余人各自对视几眼,遵从老国师的话。
  
  至于被明殊抓住的那些人,他们此时已经顾不上了。
  
  妖魔数量太多吗,自身都难保。
  
  仿佛全万镜的妖魔都出现了。
  
  云梦台上乌泱泱的全是妖魔,其余人都龟缩在皇城的另一边。
  
  妖魔有主目标,对他们就忽视多了
  
  本以为云梦台上的明殊会和妖魔打起来,可结果出乎意料,妖魔突然离开云梦台,开始对其余人下手。
  
  “老国师!这怎么回事?”
  
  “难道她已经死了?”有人猜测。
  
  “不可能!”之前他们那么多人都没奈何她,而且魔神在她身体里,她怎么可能死……
  
  如果当初可以杀掉魔神,老国师也不用将它封印在她身体里。
  
  “也许是妖魔将魔神逼出来了……”有人道。
  
  这倒不是没可能,他们对魔神的了解,到底没有妖魔来得多。
  
  妖魔也许有办法,将魔神从她身体里逼出来呢?
  
  “怎么办,妖魔跟打了鸡血似的,看到人就杀!”
  
  “各处的人都要抵挡不住了。”
  
  以前妖魔惜命,打不赢会跑,现在这些妖魔,不管不顾的动手。
  
  “先想办法冲出包围圈,和其余人汇合。”老国师最后下了一道命令。
  
  皇城被妖魔围困,外面的人进不来,继续被困在这里,就是死局,必须先冲出去。
  
  -
  
  云梦台上,明殊站在血污中,眺望下方皇城。
  
  这个皇城,曾经是她父皇尽心尽力守护的皇城。
  
  可是换来的是屠杀。
  
  “父皇,母后,辛玉哥哥,明曦……欺负你们的人,一个都跑不掉。”
  
  她的声音散落在风中。
  
  她身后跪着不少妖魔,个个瑟瑟发抖,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明殊转身看向他们:“从今天开始,我便是你们的主人。”
  
  有些妖魔不服气,贪婪又凶恶的瞪向她。
  
  明殊挥手,那妖魔还没来得及说话,瞬间消失在空气中。
  
  明殊冷笑一声:“既然知道我身体里是什么,就应该知道,我掌控它的力量,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
  
  妖魔们抖得更厉害:“吾主万岁。”
  
  “吾主万岁。”
  
  “吾主万岁。”
  
  皇城之内的所有人都听见了从云梦台上传来的声音。
  
  妖魔认主……魔神、魔神真的降临了!
  
  -
  
  万镜永成三十年。
  
  皇城沦陷。
  
  万镜永成三十二年。
  
  明殊带着妖魔横扫三洲十郡,整个万镜被妖魔侵占,人族危矣。
  
  据说有人曾将她杀死过,可不过顷刻,她就会活过来,还会带来更可怕的力量。
  
  那是他们从未见过,却又不得不畏惧的力量。
  
  魔头!
  
  她是真正的大魔头!
  
  杀不死的大魔头!
  
  万镜永成三十三年。
  
  明殊于皇城登基称皇,年号,明安。
  
  阴冷潮湿的地牢中,老国师衣衫褴褛,被铁链锁着,对面关着不少人,有明氏一族,所谓的老祖宗,也有明氏皇族。
  
  远处有妖魔过来,打开牢门。
  
  老国师被压着出来,其余人也纷纷被带出。
  
  他们被抓起来后一直关在这里,外面的人试图营救他们,可每次都失败。
  
  那个人……
  
  在这将近千年的时间里,成长到让人恐惧的地步。
  
  他们被带到皇室祠堂。
  
  明殊穿着白底红纹的衣裳,站在祠堂前。
  
  “跪下!”
  
  “都给我老实点!”
  
  妖魔将带来的人,纷纷往地上压,不服气的直接动手打,直到跪下去为止。
  
  明殊转身,少女面带微笑:“各位,又见面了。”
  
  “魔头!要杀要剐你直接来,我不怕你!”某个男人梗着脖子吼。
  
  明殊点头:“别急,都会死的。”
  
  妖魔给明殊搬了椅子来,她顺势坐下。
  
  “国师,你可后悔?”明殊看向最前方的老国师。
  
  老国师面色憔悴,他抬起头,沾满血污的脸上,露出坚定的神色:“不曾。”
  
  “铲除魔神,维护万镜,是我职责!”老国师掷地有声。
  
  明殊抿着唇角笑,声音轻轻的:“你真以为我身体里的是魔神?”
  
  这话让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
  
  不是魔神是什么?
  
  “不可能!”
  
  “如果是魔神,我怎么能从沉冥渊上来?如果是魔神,妖魔为何想杀我?”
  
  沉冥渊,生灵尽灭。
  
  魔神和创世神不同于他们,杀不死,所以才会想到扔到沉冥渊中。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类,即便依靠魔神的力量活着,也不可能从沉冥渊上来。
  
  这件事,他们一直没想明白,只觉得可能是魔神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能力。
  
  至于妖魔杀她……
  
  这件事也很好解释,她身体就算有魔神,可也是一个人类。
  
  妖魔怎么会让一个人类,成为魔神的载体。
  
  可现在明殊告诉他们,他们也许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魔神和创世神同时陨落,根本没有再复活的机会。”明殊的声音传到所有人耳中:“你们自以为的魔神,从来就不是魔神。”
  
  老国师紧盯的明殊,仿佛是在判定她说谎一般。
  
  明殊抬手,灵气在她指尖飞绕,整个祠堂的灵气都充裕起来,他们仿佛畅游在灵气的海洋中,身上的疼痛消失,伤口似乎都在愈合。
  
  老国师瞳孔微缩,灵气不会亲近妖魔……
  
  就在众人觉得舒服的时候,凌厉的气息袭,众人猛地惊醒,四周步子何时漂浮着无数银针……
  
  不,不是银针。
  
  是灵气凝聚起来的灵针。
  
  众人错愕的看向坐在椅子上的少女,裙摆垂落,无风自动,她手指尖跳跃着几簇灵气,像顽皮的孩子,绕着她飞行。
  
  魔神怎么可能如此操控灵气,即便是一些老家伙,都做不到如此。
  
  此时少女给他们的感觉,就是融进了灵气里,她就是灵气的一部分。
  
  这景象太诡异了。
  
  “现在你们还觉得我身体里是魔神吗?”少女声音响起,灵针尽散,空气流通起来。
  
  在场的人没人说话。
  
  他们之前能笃定,可现在……
  
  他们不确定。
  
  “不是魔神……那是什么!?”角落的某个人哆嗦着问。
  
  “你还没资格知道。”
  
  “……”
  
  老国师神情愣怔,目光发直,明殊叫他两声,焦距才定在明殊身上。
  
  “老国师,你有什么话说吗?”
  
  老国师定定的瞧明殊一会儿,唇瓣蠕动一下,许久才有声音发出:“你要杀了我们为你的父母报仇,可以,当年的事,是我主张,我一人承担,和其他人没关系,你……放了他们。”
  
  “放?”
  
  明殊好笑,笑容讽刺又凉薄。
  
  “这话你也说得出口?”
  
  “长公主,你有怨怒冲我来。”老国师道。
  
  “当年我让你冲我一个人来的时候,你怎么没有同意呢?”明殊歪了下头,笑容灿烂。
  
  她当初那么求他,她愿意放弃一切,只要他放过她的亲人。
  
  “你们当初谁听我的了?你,你……”明殊指过的人纷纷垂下头,不敢看她:“还是你啊?我求你们的时候,你们听不见吗?国师,你真是好笑。”
  
  “明殊,当初我们也是为了大陆!”
  
  明殊敛了脸上多余的情绪:“现在我也是为了给我父母报仇。”
  
  “……”
  
  “那件事我没参与,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都是他们策划的。”其中一个明氏皇族忍受不住这样的场面,开始求饶。
  
  “我也不知道,明殊,长公主……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件事都是太上皇策划的。”
  
  “对,是他策划的,是他威胁我们,如果我们不听他的,他就让我们陪葬,我们不想死。”
  
  “长公主殿下饶命。”
  
  明氏皇族当年活下来的人,一个个的开始求饶。
  
  太上皇——前任国主。
  
  当初就是他建议,国师杀掉她的父母,六百三十九条人命。
  
  而此时这位太上皇,也在人群中,明殊让人将他带上来。
  
  年迈的太上皇,和当年那个意气风华,胜券在握,要将她父母一脉斩草除根的男人,完全不一样。
  
  此时的他,狼狈不堪,甚至透着几分可怜。
  
  皇城破的时候,他想和人跑,结果被明殊带着妖魔给堵住了,一直被关在地牢中。
  
  直到明殊拿下三洲十郡,登基称皇。
  
  当年国师将魔神带回来的时候,就是他一路陪同,甚至明殊假死,被国师带走,也是他一手策划。
  
  他一直野心勃勃,想要的不仅仅是一个王位,而是至高无上的皇位。
  
  当时明殊是唯一的继承人,利用魔神一事,顺利除掉她。
  
  没曾想明殊竟然回来了,还被国主得知真相。
  
  他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于是利用魔神一事,顺理成章的逼宫。
  
  这么多年,他暗中结党营私,加上有国师相助,逼宫顺利得让他都意外。
  
  “我还得叫你一声六皇叔。”明殊道:“你可是我父皇的亲弟弟,你晚上不会做噩梦吗?”
  
  太上皇浑浊的眸子看向明殊,满是皱纹的脸上,依稀还能看见往日的风采。
  
  他缓慢的吐出几个字:“成王败寇,胜者为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渊天尊 军旅:让你报道,你顺手抓通缉犯 大唐第一驸马爷 霸武 我就是剑仙 战地摄影师手札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资陆长生叶秋白 重生后,我只想躺赢 豪门弃妇不当对照组后躺赢了 万界守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