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乌仙 > 第十九章 东风无力百花残(求收藏,求票票)

第十九章 东风无力百花残(求收藏,求票票)

第十九章 东风无力百花残(求收藏,求票票) (第1/2页)
  
  方琴向她一笑,道:“念钰,你带小玄子走吧,你已经长大了,小玄子身体虚弱,日后,你要好好照顾他,不可再耍孩子脾气。我与你父亲,早有言在先,今生今世,生死不离,如今他身处陷境,我不能弃他而去。”
  
  夺日剑带着二人,继续向前飞去,它似乎能感受到主人的至情至性以及那必死之心,剑身颤抖,火光黯然。
  
  “母亲!”
  
  “太师母!”
  
  剑上二人,望着方琴渐渐模糊的笑脸,仿佛她正被九幽炼狱所吞噬,心如刀搅,泪似雨下。二极宗高耸之古松,袅袅之祥云,无不为之动容。
  
  众人未注意到,那脸颊干瘪的七十老妇人,冷笑连连,悄悄打出一物,划破虚空,紧追夺日剑而去。
  
  阴煞轻轻一叹,道:“方师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又何苦呢?”
  
  方琴转身,凄楚一笑,道:“文师兄,你的好意,小妹心领了,但夫君对我情深意重,我岂可贪恋性命,做那背信弃义,无情无意之人?”
  
  阴煞一滞,顿时无言以对,万般苦涩,在心底翻腾,他无声低叹:“方师妹,为何你心中那人不是我?为何你对他情深意重,对我却是不屑一顾?”
  
  “好!”
  
  此时,突地从后方传来一声叫好声,众人转头看去,只见阳明一身狼狈,御剑而来。他穿过众人,很快便来到方琴身边,收起飞剑,与她并肩而立,他虽是多处受伤,血流如注,眼中却仍自挂着淡淡的笑意以及浓浓的感激之情。
  
  他紧紧握住方琴的手,道:“夫人,谢谢你,此生有你,我便知足,死亦有何憾?”
  
  方琴也紧握夫君的手,道:“恨不能生白头,死亦做夫妻鬼。夫君,让我们携手,将此等魔教妖人赶出我二极宗,还我清净乐土,如何?”
  
  阳明一笑,道:“夫人,然也!”
  
  说罢,二人同御一剑,飞身而起,扑向魔教六人。两双手,牢牢握在一起,相望微笑。
  
  山无棱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
  
  短暂的欢乐与甜蜜,顷刻间似水东流,如花凋零,天道不公,世事无情,何忍如此深深伤害命运多舛的少年幼小的心灵?
  
  凌玄与曾念钰紧紧相拥,夺日剑穿过层层白云,跃过低矮群山,飞向那未知的未来。这一对少男少女,无声落泪,泪水浸透彼此衣襟,抛洒大地。碧蓝的天空,艳丽的阳光,似也黯然神伤,幽幽一叹。
  
  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昨日还躺在母亲的怀抱中撒娇,今日,却突遭灭门惨祸,顷刻间失去一切,父母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她搂着凌玄,昨日种种,恍如隔世。
  
  她默默落泪,幽幽说不出话来:“小玄子,我……我……”
  
  虽然在二极宗只一年有余,但凌玄对它的感情,便像是家,对二极宗众人,便像孩子依恋父母一般。突然之间失去好不容易得来的家与亲人,他感到全身乏力,来自心灵深处的无力。他紧紧搂着曾念钰,像个大人般安慰,道:“师父,往后有我,你放心,今日之事,他日我必然叫这群魔教妖孽十倍百倍奉还!”
  
  少年幼小的心,从未有过的坚定。
  
  曾念钰清楚,凌玄已与修仙无缘,十年百年亦不可能有能力与魔教妖孽抗衡,今日灭门之仇,还需靠自己。她不忍再叫凌玄伤心,便轻轻点头,却是不语。
  
  少女一颗芳心,痛如刀割。往后的路,该怎么走?
  
  曾念钰突地眼睛一亮,喜道:“小玄子,也许叶师兄可以帮助我们。对,叶师兄修为如此高深,他一定可以帮助我们!”
  
  望着她坚定的眼神,听着这带有三分喜悦三分肯定三分伤怀一分自语似的话语,凌玄的心,莫名一痛,竟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呼!’
  
  突地,破空之声自曾念钰身后传来,凌玄面对她后方,抬眼一看,只见一颗拳头大小的黑色圆珠,黒芒吞吐,呼呼旋转着砸来。曾念钰满心被复杂情绪填满,心神恍惚,一身修为虽然不低,但却也全然未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渊天尊 军旅:让你报道,你顺手抓通缉犯 大唐第一驸马爷 霸武 我就是剑仙 战地摄影师手札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资陆长生叶秋白 重生后,我只想躺赢 豪门弃妇不当对照组后躺赢了 万界守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