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乌仙 > 第一章 三足怪鸟

第一章 三足怪鸟

第一章 三足怪鸟 (第1/2页)
  
  “烈日悬于顶,碧空环万里。道是人心不足吞天地,恰似浮云头顶飘。”
  
  阳明凝视天空,碧蓝天空宛如无边静海,安静幽深,烈日如火,蒸炙大地,他心有所感,微微一叹,感性小诗随口而出。
  
  方琴看着他,莞尔一笑,道:“夫君,三宗三院大会迫在眉睫,你可好,不想如何与傲剑天周旋,反倒有兴吟诗抒情。”
  
  阳明,二极宗之宗主,分神期之修为,相貌俊朗,年约五十,留有一口山羊胡,身穿青色道袍,仙风道骨。
  
  “夫人此言差矣!”他滑稽地向方琴作了一揖,道:“三宗三院,表面并肩而立,然名不符实,我二极宗上下不足十人,他天剑宗,单真传弟子便是七人,内门弟子千计,外门弟子无数,我们有何实力与之并肩?又有何实力与之周旋?所谓三宗三院大会,却如头顶浮云,不可当真。”
  
  方琴,四十有余,虽贵为人妇,却美貌犹存,身材丰韵,相貌秀丽,白衣白裙,宛若天上仙子降临人世,美不胜观。
  
  “夫君之意是想要向他们妥协?”她似笑非笑。
  
  阳明抬头向天,思索片刻,摇头道:“方今世界,门派之见,仙魔之争,日趋恶化。道门三宗,佛门三院,相互间虽系友好,互尊为师,实则明争暗斗不断;魔道五教,虽已销声匿迹,但对我仙道正统,暗里窥觑,虎视眈眈。依我看,仙、佛、魔三道,即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父亲危言耸听!”一个白衣少女,端坐树荫下,文静优雅,此时却也忍不住出言,道:“既是三宗三院实力悬殊,天剑宗盘根错杂,实力傲然于两宗三院,技压群雄,何不顺势而起,统领仙、佛两道?”
  
  此少女,名曰曾念钰,乃阳明与方琴之女,年方十五,得父母二人全力指导,一身修为却也不低,已然是出窍中期之修为,在同龄人之中,实为罕见。也是曾念钰天资聪颖,颇有悟性,否则,纵有名师指导,以区区十五之龄,也万万不可能达到出窍期的修为。
  
  阳明轻捋一口黑色山羊胡,笑而不语。
  
  方琴则是凤目微瞪,轻斥道:“念钰,可不敢胡言,天剑宗,乃仙道正宗,道门正统,一身正气,浩然苍穹,一方有难,必是全力相助,岂是那等仗势欺人之辈?”
  
  曾念钰起身,十五芳龄,已是身材高挑,堪堪超过方琴一头,到达阳明耳畔,面容清丽,无邪双眼闪过隐隐稚气,胜利般笑道:“既是如此,何来勾心斗角,明争暗斗不断?所以,还是父亲危言耸听。”
  
  方琴哑然,自认言语间,万万说不过爱女,无奈一笑,不再多言。阳明却转头,眼神中颇多慈爱之意,道:“念钰,你可知我二极宗以何立宗?”
  
  曾念钰道:“自然知道,我二极宗,以炼制各种仙丹灵药而立宗;仙灵宗则是炼制各式飞剑法宝立足于天下,唯有天剑宗,以剑入道,以剑证道。”
  
  “然也!”阳明一笑,莫测高深,道:“大道三千,道道通仙,然而,为何方今世界,正统仙宗,只剩我二极宗、仙灵宗与天剑宗三宗?而论实力,为何只是天剑宗一枝独秀?”
  
  方琴看向他,眼中破多责怪之意,暗自怪他,不该向年少念钰说太多。
  
  曾念钰年少,入世不深,并无那心机,阳明之言,思索片刻,不得要领,便已放弃,道:“父亲,母亲,天气炎热,我也有些许饿了,不如我们早些赶路吧?”
  
  阳明夫妇相视而笑,当下同意。三人祭起飞剑,化作三道流光,飞上高空,扬长而去。
  
  …………
  
  “哼,大胆小贼,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夺我灵兽,还不快快还来,束手就擒!”
  
  颓废山头,五名壮汉围住一名年约十一二岁的少年。此少年,身穿麻衣,补丁累赘,身材高挑消瘦,面黄如土,显然是长期营养不足所致。细细打量,少年生得却是颇为俊秀,浓眉,细眼,俊鼻薄唇,若不是一身破烂麻衣,赤脚无鞋,与城中豪贵之子,怕是不逊几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渊天尊 军旅:让你报道,你顺手抓通缉犯 大唐第一驸马爷 霸武 我就是剑仙 战地摄影师手札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资陆长生叶秋白 重生后,我只想躺赢 豪门弃妇不当对照组后躺赢了 万界守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