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修仙请带闺蜜 > 第十九章 小哥儿有病?

第十九章 小哥儿有病?

第十九章 小哥儿有病? (第1/2页)
  
  五人在前头狂奔,后头三人御空飞行,却是有巡城的清灵卫发觉,远远的神识扫来,为首的那名男子腰间挂着的一块玉佩立时泛起了蒙蒙的青光,神识一扫过那玉佩,立时退去不再追随。
  
  就这么五人一路奔到了城南,却见得码头之上,一片灯火通明,不少的船只泊在此处,码头上搬货的苦力正在上下搬卸货物,有不少的商船驶入码头,当然亦有更多的船只驶离码头,看这繁华热闹的情形,五人就是一愣,
  
  “这么多船?”
  
  老大低头一看,只见那镜上白色的小点已经远远的离开了码头附近,忙道,
  
  “已经离城二里了,我们走!”
  
  于是冲向码头,寻了一艘停泊在码头上的小船,抬手给那正歇在船头的船工扔了一锭银子,大声叫道,
  
  “速速出城!”
  
  船工见了那一锭白花花的银子也不废话,待得五人都跳上了船,便将小船撑离码头向着客人指定的方向划去,其间那老五嫌船工划得太慢,索性一只手伸进了水中,掐动法决,那船工就见得黑夜之中,船尾的油灯照亮之处,那河面白浪翻腾水下似是有甚么东西在推动船只一般,小小的船儿载着六人,快如离弦之箭一般向前驶去。
  
  那船工又惊又讶,悄悄打量这船上的五人,个个面相凶恶,一看就不是甚么好人,又刚刚见那样子最凶恶的男子露了这么一手,心知这是遇上了修真之士,当下是吓得脸色发白缩在船尾处不敢声张,生怕事成之后被人随手灭了,连船浆掉在了水中都不自知。
  
  只这五人没空搭理他,都立在船头向前张望,那大哥更是手持罗盘一路指着方向,在众多的船只当中左右闪躲,一路追出去二里,便见的远处那宣城最大的花船和花船上百几十号的男女。
  
  “就是这船了……”
  
  五人大喜复又是一皱眉头,
  
  “这么多凡人!”
  
  那老道士和女人多半是躲在上头了,可这么多人怎么找?
  
  离城十里之内都是清灵卫巡查的范围,若是闹得动静太大,容易被人发现!
  
  说起来阴煞门在越国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宗门,可这仙界流传下来的至宝,想得到它的大门派不在少数,想当年通玄门失了镇门之宝的消息一传出,整个大城国的修真界都惊动了,不少门派都派出人手寻觅这宝物,可最后都无功而返!
  
  而至到如今听说天一门都还有人在外头寻找此宝,他们阴煞门虽说高手不少,但比起第一大门派天一门来那还是差上一大截的,闹得动静大了,即便是得了宝物,让天一门寻上门来,只怕也是个灭门失宝的下场!
  
  那老大仔细看了罗盘,眉头紧皱,
  
  “糟了!”
  
  这船上乃是男女寻欢之地,污浊之气太重,遮蔽了宝物的灵气,镜面上的白点隐隐开始变浅,再等一会儿怕是都瞧不见了,他想了想收起罗盘,
  
  “走,先上船再说!”
  
  五人将小船靠拢那花船,船上有人发觉了他们,只当是来寻欢的客人,有一身短打扮的汉子上来招呼,
  
  “几位客人里面请!”
  
  五人冷着脸跳上了船,而那缩在一边的船工见状如捡了一条命般,连船都不要了,把银子往怀里一揣,就往那河里一跃,一口气潜出去了两丈才浮出水面,头也不回的往对岸游去,他们河上讨生活的人水性都好,有银子甚么买不到,还是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为妙!
  
  话说那五名汉子上了船,身后跟着的三人隐身在岸边看着,
  
  “百卫大人,我们可是也要跟进去?”
  
  为首的男子摇了摇头,
  
  “不必,等着便是了!”
  
  自己的神识已经锁定这五人,只要他们一有异动,立时便可出手,根本不会惊动船上的凡人。
  
  三人就那样静静立在那处看着,那五人上了船,老五就拉着一个汉子问道,
  
  “可有道士上船?”
  
  招呼客人的龟奴一愣,想了想摇头道,
  
  “今儿并无道爷上船!”
  
  老二一声嗤笑,
  
  “老五你也是糊涂,那老道士即是要躲起来,自然是乔装改扮的,怎么还会是道士装扮!”
  
  说话间五人往楼上走去,二楼的大厅之上正在表演歌舞,男男女女打闹嬉戏成一团,最是热闹,五人上去便有船上的姑娘迎了上来,五人冷着脸寻了一张桌子坐下,有人奉上酒水,其中四人对身边的姑娘识而不见,只那老五伸手搂了一个,上下打量一番,
  
  “嗤……庸脂俗粉,身上的气血早就浑浊不堪了,也就是凡人瞧不出来好坏,这样的女子白送五爷也不要……”
  
  不过此时身边也没有门内养得那些女修可以玩弄,他便聊胜于无的搂了一个在怀里,上下其手的摸着……
  
  而此时,顾十一正躲在这船的底舱当中,藏在放酒的隔舱里小声跟李燕儿说话,
  
  “你说这船不都是泊在码头揽客的吗,怎么就开走了,我连大王都扔在码头上了!”
  
  她原本是在岸边等着的,没想到突然见这花船撑篙起锚,一副要离城的样子,情急之下她也顾不上大王了,跑过去在几个相邻的船只几步跳跃而过,趁着人不留意爬船舷上了船,这船上人来人往倒是没人查她,顾十一悄悄躲进了底舱之中,缩在半人高的酒坛之后,等着天明。
  
  “也不知这船要走多远!”
  
  大王还在码头上呢,不会被人给抱走了吧!
  
  李燕儿想了想道,
  
  “大王外头瞧着也不是甚么名贵树木,且它不过就是一根小树苗,抱回家做柴禾都赚小,便是有人抱走了,多半是拿回家养的,只要它自己不显露真身,凡人不会发觉的!”
  
  顾十一想了想点头,
  
  “希望它能自己机灵点儿!”
  
  二人说话的时候,就见头顶不远处的舱门打开了,有两人下来取酒,一面还在说话,
  
  “那五个客人还真是奇怪,上了花船不玩姑娘,就坐在那处冷着脸挨着个儿的瞧……瞧完了二楼还要上三楼,耿护院带人拦着不让,正闹着呢!”
  
  另一个应道,
  
  “我瞧着多半是来找人的,难道是来捉奸的?”
  
  “说不得,反正每年都有那么几回,不过捉奸怎得不见家里的黄脸婆,怎得……全是男人,这是小舅子们亲自出手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渊天尊 我在霍格沃茨抡大剑 霸武 我就是剑仙 军旅:让你报道,你顺手抓通缉犯 重生后,我只想躺赢 战地摄影师手札 豪门弃妇不当对照组后躺赢了 朕的爱妃太能卷了 我是一名剑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