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明测字天师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徐海反击

第四百八十四章 徐海反击

第四百八十四章 徐海反击 (第1/2页)
  
  罗文龙写完了揭发信后,心里始终有些不踏实。他跑到城外,去寻找鸽子窝,希望能得到严世藩的指点。
  
  但当他来到平时的联络点,一个肉铺旁边的勾栏时,却发现整片集镇都被军队管控了。
  
  一打听,才知道是为了防备倭寇突袭,军队进驻,所有人都被迁走了,去向不明。
  
  罗文龙知道胡宗宪这是在造声势,就算是冤枉徐海,也得把事儿整得像真的一样才行,当真是个心狠手辣的枭雄。
  
  既然没法联系严世藩了,罗文龙也只能回到城里,继续到紫云姑娘的绣房里孤峰独翘,反正一切都是胡宗宪花钱,不玩白不玩。
  
  相比罗文龙的性福生活,徐海那简直是一个天宫,一个地府。别说姑娘陪睡了,连两只手都不得自由。
  
  王翠翘虽然是被软禁,吃穿用度都是好的,但她却更是心如油煎。因为被派来照顾她的丫鬟偷偷告诉她一个让她魂飞天外的消息。
  
  “听胡总督的丫鬟说,胡总督的四夫人和胡总督吵了一架。
  
  四夫人说胡总督看上了徐夫人,为了得到人家不惜害死人家丈夫。”
  
  王翠翘心里咯噔一下,她此时不过三十左右,正是最诱人的时候,就像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
  
  早就听说胡宗宪是酒色之徒,莫非真是自己害了海哥?
  
  “这是真的吗?胡总督他……他怎么说的?”
  
  但接下来丫鬟的话,却让她更加惊恐:“胡总督说四夫人放屁,还打了四夫人的屁股。
  
  他说他就算好色,也不至于这么下作。胡总督说看上徐夫人的另有其人,胡总督自己不要,是要留着赏赐给有功之臣的。”
  
  王翠翘珠泪滚滚而下,她拔下头发上的金钗,送给了小丫鬟,求她帮忙给徐海送个信,让他心里有数,早想对策。
  
  小丫鬟眼馋地看了金钗半天,终于没抵抗住诱惑,收下金钗,带着王翠翘给写的小纸条,一溜烟的跑了。
  
  徐渭看完王翠翘的纸条后,气得差点吐血,他拼命地撞击铁栏杆,大喊着要见胡宗宪。牢头怕他一激动撞死,赶紧带人把他锁起来了。
  
  因此当徐渭来看他时,他是相当的激动,两手捧着镣铐举在胸前,眼含热泪,嘴唇发抖。
  
  “我听信先生之言,举家来投,却落得这般下场!我对先生敬若神明,先生何以如此待我?”
  
  徐渭面沉似水,叫过牢头来:“谁让你们给徐船主带的枷锁?我不是说了要照顾的吗?什么叫照顾你们不懂吗?”
  
  牢头叫苦诉冤:“徐先生,我哪敢自作主张啊?是胡总督怕徐船主自杀,这才让人禁锢他的双手的。”
  
  徐渭一挥手:“给徐船主去掉枷锁!总督怪罪,由我徐渭一人承担!徐船主一代豪杰,岂会做那等小儿女轻生之态?”
  
  牢头不敢违拗,只得给徐海去掉了枷锁。徐海活动了一下手腕,悲愤地看着徐渭,等着他的解释。
  
  徐渭看着徐海,却丝毫没有歉意,反而是带着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表情。
  
  如果大家不理解这个表情是什么样的,可以回忆一下你失恋后,你的兄弟或姐妹看你的表情。
  
  徐海被看虚了,颤抖着问:“先生和胡总督如此待我,究竟是何原因?我并未勾结倭寇,图谋偷城啊,此乃莫须有之罪名啊!”
  
  徐渭叹息道:“徐船主一代豪杰,可惜却是个残废之人,可悲,可叹。”
  
  徐海疑惑地上下看了自己一下,确定自己并无残疾。虽然这两年某方面不是很行了,但徐渭应该不会知道才对。
  
  “先生何出此言?在下并非残疾啊!”
  
  徐渭冷冷道:“徐船主是个瞎子,怎么不是残疾?你勾结倭寇,图谋偷城之事,就是你的义子罗文龙告发的!”
  
  徐海脑子嗡的一声,他张口结舌地看着徐渭,半天才回过神来,喃喃自语。
  
  “不,不会的,他为何要这样做?这样做对他有何好处啊?”
  
  徐渭冷笑道:“好处可多了。你是船主,他是你义子。投降之后,他功劳再大,也压不过你去。
  
  但如果你是叛逆,他协助胡总督将你诱降,并破除你的阴谋诡计,你说这是不是大功一件?”
  
  徐海连连摇头:“不能不能,他在我麾下许多年,一直对我很是尊敬,他不会这么做的。”
  
  徐渭拿出一张纸来:“给你看看这个,你看完再说!”
  
  徐海接过来,这是胡宗宪上书朝廷的奏折副本,详细说明了罗文龙是严世藩安排的朝廷卧底,一心招降海盗,为朝廷效力。
  
  徐海遭受了一次重击,但他还挺得住,因为这事儿,他心里大概也有数。他也是一代枭雄,并不是傻瓜。
  
  “先生,其实罗文龙与严世藩关系紧密,我是知道的。他和严世藩一直联络不断,我也是默许的。
  
  严世藩是什么人,你比我还清楚。他会是真心为朝廷办事儿?无非是给罗文龙留条后路罢了。
  
  我默许罗文龙与严世藩联系,并默许他动用我的资源人手帮严世藩办事,也无非是给自己留条后路罢了。
  
  先生据此让我相信是罗文龙出卖了我,着实让我难以全信,还请先生见谅。”
  
  徐渭叹息道:“你和罗文龙父子相称十年之久,我和你不过几十天的朋友,疏不间亲,我岂能不知?
  
  所以,这里还有一张纸,你再拿去看看,看完之后,再说不迟!”
  
  徐海接过来,脸上顿时变了。这是一张罗文龙亲笔写的揭发信,揭发徐海在被汪直围困之前,就和倭寇勾结。
  
  并且明确表示,徐海对自己说过,万一被困,可以暂时投降,看形势变化,找机会和倭寇配合夺城。
  
  徐海再次遭到重击,他有点挺不住了,此时已经相信了八成,但心中始终还有疑问。
  
  “先生,罗文龙既然是朝廷细作,他能促成招降一事,已有大功。他有严世藩为后台,前程也不可限量。
  
  我二人十年父子,我自问从未亏待过他,他就仅为了抢功劳而置我于死地,他还是个人吗?”
  
  徐渭同情地看着徐海,又拿出一张纸来,徐海欲哭无泪,你他妈的有东西不能一次拿出来吗?这样折磨我好玩是吗?
  
  “徐船主,你说对了,罗文龙不是人。他要置你于死地,也并非只是为了抢功,还有更龌龊的目的!”
  
  徐海接过纸来,这次上面的字却很少,居然是一首诗,诗名就叫“罗文龙”。
  
  “罗文龙
  
  我本四海飘零人,
  
  不爱神仙爱红尘。
  
  珠环翠绕浮生梦,
  
  孤峰独翘破紫云。”
  
  徐海茫然地看着徐渭:“先生,这诗……是罗文所作吗?”
  
  徐渭点点头:“这样的破诗,不是他做的,难道还能是我做的不成吗?这是他在醉红楼喝醉后写的!”
  
  徐海点点头,表示确实如此,以徐渭的文采,如果写出这种诗来,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我素知罗文龙粗通文墨,于诗词一道并不精通。此诗文采平平,而且略显猥琐下流,只是不知先生给我看这个……”
  
  徐渭冷笑一声:“你把第一行的第一个字,第二行的第二个字,第三行的第三个字,第四行的第四个字,连起来看看!”
  
  徐海拿着纸,手指按照徐渭说的顺序,一个个地点下去。
  
  他的手就像得了鸡爪疯一样,剧烈地颤抖着,终于,一口鲜血噗的喷了出来。
  
  我,爱,翠,翘。
  
  “畜生!畜生!!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啊!!!!!”
  
  徐海终于明白了,看上王翠翘的人是谁,胡宗宪要赏赐的有功之臣是谁,也终于彻底相信了罗文龙要害自己的原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渊天尊 军旅:让你报道,你顺手抓通缉犯 大唐第一驸马爷 霸武 我就是剑仙 战地摄影师手札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资陆长生叶秋白 重生后,我只想躺赢 豪门弃妇不当对照组后躺赢了 万界守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