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楚氏春秋 > 第三章 心生疑窦

第三章 心生疑窦

第三章 心生疑窦 (第1/2页)
  
  楚名棠回到楚府东院,见楚夫人正忙着指挥下人们整理屋子。楚名棠四下看了看,暗赞自己的夫人的确懂得品味,屋内贵重物品摆放不多,可件件恰到好处,不愧是王家的大小姐,楚名棠自忖自己绝没这本事。
  
  见丈夫回来了,楚夫人嫣然一笑,道:“夫君回来了,今天早朝情况如何,还顺利吗?”
  
  楚名棠寻了张椅子小心翼翼地坐下,叹道:“哪还谈得上顺利,第一天上朝便与皇上起了冲突。”
  
  楚夫人微微一惊,拉了拉楚名棠衣襟道:“来,到里面说。”
  
  进了里屋,楚名棠一惊:“你怎么把南齐所贡的琉璃屏风给留下了,不是跟你说过此物必须要献给皇上吗?”
  
  楚夫人却满不在乎:“这个漂亮啊,皇上又怎会缺这些东西,何况他又不会因你送他此物而对你有所改观。”
  
  楚名棠顿足道:“可我已将贡物的清单呈给皇上了,首页第四行便是这琉璃屏风。”
  
  楚夫人笑道:“夫君以为妾身是那种做事不知轻重之人吗,昨夜妾身已经将奏折的首页重新写了一遍,把这琉璃屏风去掉了。”
  
  楚名棠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楚夫人。
  
  楚夫人抿嘴一笑道:“与夫君在一起这么多年,你那几个字妾身早就学会了。”说完走到书案前取笔在纸上写了几字,递给楚名棠。
  
  楚名棠看了看,果然惟妙惟肖,自己都有些分辨不出,叹道:“你想要此物,何不再与我商量一下。”
  
  楚夫人一撇嘴:“当日妾身便已对夫君说过,可夫君就是不肯。昨天从你大伯处回来,长吁短叹的,妾身岂敢为区区小事烦劳太尉大人。”
  
  楚名棠默然,他知道隐约猜到楚夫人是为何不快。昨日他从楚天放处回来后,二人所商谈之事只字未向楚夫人透露。她虽是自己妻子,可毕竟也是王家长女,这些事的确不好与她说。
  
  楚夫人幽幽说道:“妾身既已将此生托付夫君,便生是楚家人,死为楚家鬼。难道夫君对妾身还有戒心吗?”
  
  楚名棠心头一热,想起当年她不顾镇远侯长女的身份,毅然下嫁给自己这个当时在京中无依无靠之人,二十余年来,两人濡沫与共,互敬互爱,走过了多少风雨,可怎么老了自己怎么就对她心存疑忌了呢。
  
  楚名棠心中愧疚,牵起楚夫人的手轻声道:“娘子,是为夫错了。”
  
  楚夫人一听“娘子”二字,顿时满脸红晕,楚名棠已经有二十年未这么叫她了,刹时心潮激荡,几乎不能自持,仿佛又回到了两人新婚那段时光。
  
  楚名棠见夫人突现小女子状,不觉神迷心醉,轻轻吻了过去。
  
  楚夫人低声吃吃笑道:“你要死了,外面还有好多下人在呢。”
  
  楚名棠自嘲地笑了笑,将昨日与楚天放所谈和今日早朝之事一一说了,然后又道:“楚家近况不容乐观,王家对楚家支持至关重要,夫人认为岳父大人对此事会有何看法。”
  
  楚夫人道想了想,道:“妾身以为夫君和大伯是当局者迷,当年董家是欺负新君年幼,想取而代之,新君不得不依仗楚王两家奋起反击,但大赵国也因此元气大伤,满朝文武只剩十之二三,经过数十年才逐渐恢复。有此前车之鉴,皇上不是糊涂之人,必不敢轻举妄动,何况如今西秦强盛,秦王虽年纪不大,却雄心勃勃,志在一统天下,我大赵自然是最大阻碍。皇上如果真的孤注一掷,灭你上京楚府满门,赵国十三郡哪个没有你们楚氏族人,必然纷纷起兵,那时我大赵境内将天下大乱,西秦自然不会错失此良机,举国来攻,大赵内忧外患之下,必将亡国。”
  
  “不过,话虽如此,皇上一心想削弱楚家乃是不争的事实,”楚夫人笑道,“可你大伯也绝非易于之人,毅然楚氏宗主之位传给了夫君,挟南线大营与京城楚府遥相呼应,而家父借此也可名正言顺声援楚家,否则经过这些年,楚家虽不至于岌岌可危,但也定会势力大减。”
  
  楚名棠听了点头称是:“夫人所说极是,今日早朝上皇上欲成立城防军,就是针对我楚王两家而来。”
  
  楚夫人苦笑道:“楚王两家势力日渐雄厚,换了哪个皇上都不放心。京城禁卫军名为皇家直属卫队,但近四成军官为楚王两家族人,根本不足为恃,而仅楚氏一族在京的家将就有上万人。皇上想必已经看出此节,才不得不想另建一支忠于皇室的新军,好有个依仗。”
  
  楚名棠脸色阴沉:“不管如何,为夫决不能让这支城防军进驻京城附近,否则我楚家存亡全掌控于皇上之手。”
  
  楚夫人亦神情凝重:“不错。此次皇上想另建的这支新军,虽然表面上只说抽调一万人,但偷偷再招个两三万是轻而易举之事,即使楚王两家察觉并反对,皇上也有的是借口。再者妾身方才推测皇上现今未必敢决断铲除楚家,主要是因为有西秦这强敌在侧,可西秦前些年内乱不断,秦王虽以雷霆手段一统朝政,但听说朝野上下对他心怀怨毒的人不在少数,万一西秦再次陷入内乱,我大赵暂无外患之忧,有这样一支大军存在于京城附近,皇上肯定会伺机对楚府下手,一旦出手,就绝不容情。”
  
  楚名棠道:“夫人对此分析得如此透彻,那你觉得为夫应该如何去做?”
  
  楚夫人沉吟道:“如今楚家和皇上之间正应了一句俗话:麻杆打狼两头怕,而且相互隔阂已深,难以化解。夫君初任楚家宗主,在族中根基不深,若急着与皇上作对,将来无论胜负对夫君都不利。既然楚家和夫君均无反意,那妾身想请一人来缓和一下楚家与皇上之间的冲突。”
  
  楚名棠忙问:“不知何人能当此任?”
  
  楚夫人道:“就是家父。夫君辞去了南线大营统领一职,明远接替此职已成定局,我们王家在军方势力大增,皇上不会不听家父劝告的,毕竟王家如果齐心合力支持楚家,皇上胜算极其渺茫。只要夫君托家父转告皇上自己此生定忠于大赵,家父也向皇上许诺若楚家真有反意,王家一定支持皇上,以此来劝皇上打消组建城防军之意,妾身想皇上应该会有所考虑。”
  
  楚名棠微微颔首:“夫人说的是,只能如此了。”
  
  楚夫人看了楚名棠一眼道:“大伯这些年来最大的失策便是在于只顾争锋于庙堂之上,但在军中却势力薄弱,只有一个楚洛水堪成大器,但他也同夫君一样并未依仗楚家之力,全凭自己作战勇猛才在北疆打出一片天下。你大伯也不想想只有朝中几个文官能成什么事,如不是外有西秦这个强敌,夫君又掌控南线大营,皇上若是联合朝中势力对付楚家真是易如反掌。我王家儿郎世代从军,在朝中虽并无几人,但皇上绝不敢擅动家父。夫君日后想在朝中立于不败之地,必须要有军方支持才是,不可只依仗王家。”
  
  楚名棠一拍坐椅,道:“夫人所言极是,为夫今日在朝中为洛水力争副统领一职便是为此。此次将轩儿和原儿带到京城,就是因为两个孩儿现已是副将之职,先让他们在禁卫军中历练一年,毕竟禁卫军升职较快,等二人升至副将后便分别到南线大营和西线大营,还请夫人让两位内弟多加照顾。”
  
  楚夫人啐道:“你说什么哪,他俩难道不是妾身儿子。”想了想又道:“那铮儿日后你将如何安排?”
  
  楚名棠笑道:“为夫知道你最疼铮儿,是否不想让他被两个哥哥比下去?”
  
  楚夫人推了他一把:“说正经事哪。”
  
  楚名棠沉吟片刻,道:“为夫觉得这这三兄弟中,铮儿的天分应远在两个兄长之上。”
  
  楚夫人有些不信,笑道:“夫君最疼铮儿妾身也是知道的,可也不必这么夸奖,铮儿才多大?”
  
  楚名棠看了她一眼道:“铮儿在你面前总是一副小儿女状,你只要他吃好、玩好,哄得你开心便行了,当然未曾注意到他有何不凡之处。为夫也是在那次铮儿到了南线大营才起疑心的。”
  
  “铮儿在南线大营怎么了?”
  
  楚名棠道:“你知道江南大营的那些幕僚最佩服的是谁吗,就是咱家铮儿。”
  
  楚夫人不由得惊呼道:“不可能,那些幕僚中赵何两位先生也算是我朝名士,怎么可能折服于一个孩童?”
  
  “为夫也觉得不可能,但铮儿虽然从未接触过战事,可处理战地文书、筛选各地密报等能力惊人,远超赵何两人,战事决策上对为夫亦是助益良多。而且在与南齐和谈中更是大放异彩,他虽没与南齐使者直接言辞交锋,但赵何等几位谋士事后自陈无不受过铮儿指点,细想下来,此番与南齐签定的十三条和约几乎款款有铮儿之功,我大赵得到的好处比为夫先前所预料的多出数倍。”
  
  楚名棠摇了摇头:“为夫直至今日仍有些难以置信,铮儿怎么会懂得那么多,为夫没教过他,夫人……嘿嘿,夫人想必也没有教过铮儿如何处理两国邦交之事吧?”
  
  楚夫人心中震惊,竟一时无言。
  
  楚名棠渐渐有些忧虑,“不过这孩子太过聪明,所献都是些居心叵测,损人利已的计谋,怎么也不像是个未到十三岁的孩子能想到的,为夫怕他以后会步入歧途。”
  
  见夫君有些忧心重重,楚夫人强笑道:“如今正是多事之秋,铮儿这般能干,岂不是楚家之福?夫君不必忧虑,以后对他多加管教就是了。”
  
  夫妇两人各有所思,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楚夫人有些坐不住了,道:“夫君,妾身想去中踏青园一次。听今日一说,看来铮儿在妾身面前天真烂漫是装出来的,定要好好审问他。”
  
  楚名棠不禁莞尔,道:“反正无事,为夫陪你一同去吧。”
  
  踏青园内楚铮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一旁的吴安然怒骂道:“又错了,这招‘蝶舞百花’暗藏十七式变化,你会了六式还不到,还不快练。”
  
  楚铮无辜地说道:“师父,从昨天到现在,这幻天掌徒弟也就最后三式未练了,你的要求也太高了吧。”
  
  昨天楚铮败在陈振钟手下,总算知道自己武功根基尚浅,欺负一般人还可以,碰到真正的高手简直无还手之力。吴安然将他带回来后狠狠地训斥了他一顿,楚铮也并未还嘴,反而主动要求重学幻天掌和大搜魂手,吴安然顿时高兴万分,以为这徒弟总算回头是岸了,连夜倾囊相授。
  
  柳轻如带着紫娟和翠苓从屋内走了出来,说道:“吴先生,少爷,果汁已经准备好,过来歇息一下吧。”
  
  楚铮前世就不怎么喜欢吃水果,但喜欢喝果汁。转世重生后把这习惯也带来了,他身具内力,摆弄起来自然方便,用一块干净的纱布将洗好的水果裹起来随手一绞,汁液便滴到碗中。柳轻如见他喜欢,便和两个丫头没事也为他挤果汁,只可惜三人手无缚鸡之力,弄一小碗果汁常常累得香汗淋漓。楚铮见了有些不忍,便劝她们不要做这费时费力之事。柳轻如明里应了,暗地里趁楚铮不在时仍和紫娟、翠苓为楚铮准备果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 三寸人间 证道在吞噬星空 人生阅读器 金钱无罪 十方武圣 全能古玩者 开局从阅读小说开始 斗破苍穹之萧凡 点化江湖